筆趣閣

登陸 注冊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跑偏的修仙之路 > 第二十九章 見信回城

第二十九章 見信回城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    一陣狂風襲來,強勢而無情。
      吾生頓感不妙,從風里夾雜的胭脂味讓他判斷出了來者是個女子,不過處于戰斗狀態的他,最惱怒別人插手。
      一把鐵扇乘風而來旋轉在夜鴉周圍,但那攻勢卻舉重若輕。狼群紛紛軟了攻勢,明明武器只是把扇子,卻讓它們如臨大敵。
      “殺了他。”吾生見狀,知道來人修為不淺,但仍下了命令,畢竟自己是狼王,狼王無所畏懼。
      暗處那人不過虛張聲勢意欲嚇退狼群,但見吾生不僅不吃這套,反倒下了殺令。她一條白綢穿越狼群擊打,緊接著一道白影飛身而來接住了扇子,嬌足一定,直接一招“霜風颯沓”扇出。
      風化乘龍,乘龍馭霜,混天地之氣形成一條虬龍狀霜柱直奔而去。霜柱筆直,渾身帶著冰刺,只破狼群。
      處在邊緣的森林狼被冰刺鉆出血孔,一擊斃命,本一塵不染的霜柱染上了猩紅。
      被斃命的森林狼均變成一道狼影在原地破碎,接二連三,一只一只消失。
      吾生見狀頃刻顯了人形,也亮出扇子,并冷厲道:“耍扇子誰不會。”
      他正欲出招,那女子的正臉卻不偏不倚對著他,他雙眼一驚,忽然心生萌動。露出獠牙一聲狼嚎,響起與以往不同的聲調,狼群一聽,立馬頭腦一耷拉,紛紛退散而去。
      “得,我媳婦兒贏了。”康九一聳肩,一臉無奈看著昌焱,自己的酒水錢就這么沒了。不過同樣也慶幸,方才那情形夜鴉輸定了,若真實分出勝負,那自己得一月不飲酒,英蘿出現算是救了他。
      夜鴉落在地面顯出人身,他看著英蘿,雙眼一陣波瀾,又很快散去。雖眼前這女子出手救了他,但他知道,這不是自己人,他抬手抱拳:“多謝仙子相救。”
      英蘿上前福了個身以示禮貌,“夜叉雙麟甲已認主,夜鴉先生糾纏也無益。”
      夜鴉心中不服,但此番情狀他是不能再出手了,便頷首道:“是,在下便告辭了。”
      “慢走。”英蘿笑道。
      “小蘿。”
      康九扯出笑容就要上前,卻被吾生一把推開。
      “請教仙子芳名!”吾生大步迎了上去,眉間舒展隱有笑意。
      “英蘿。”她隨口脫出,也沒覺著他失禮。
      吾生沒想到她相貌傾城,聲音也如此撩人心弦,他心頭一緊,一臉笑意雙眼閃著星星:“那仙子可否婚配?!”
      “我...”英蘿不由得倒退幾步,隨意掃視了他一番,道:“我有夫君。”
      吾生一愣,又笑道:“休了他。”
      “啊?”英蘿臉抽了抽,“我的夫君...”說著便指了指康九,“是他。”
      吾生轉目看去,臉部表情真是完成了一個從發愣,驚訝,嫌棄,最后到惱怒的轉變。
  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又看向英蘿,笑道:“不理他。你看本王著一身白,你也是。你耍扇子,本王也耍扇子,這不是天命注定么?”
      “那你見過耍拳頭的么?!”康九一拳穿插在他們二人之間,粗狂道。
      吾生捏著扇子瞥了他一眼,“粗魯。”
      英蘿則輕笑出聲,看向康九,眼里盡是愛意,“我喜歡。”
      吾生回視,看了她半晌,才道:“膚淺。”
  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昌焱大笑出聲。
      三人看去,只見昌焱走上前來,拍了拍吾生的肩,道:“我知道你是什么品種了,你是色狼。”
      “滾。”吾生恢復冷漠,低吼道。
      說罷又轉身回去,滿眼笑意問向英蘿:“本王乃眾狼之首,號令群狼,每年有吃不盡的獸肉貢品,都可給你,只要你做本王的王妃。”
      從認識他之后,就沒見過他有如此多情和誠摯的一面,康九都差點感動了,但遺憾的是,這人調戲的是自己的妻子。
      他說道:“我家小蘿不愛吃肉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她有夫君了,而這個夫君是我,你趕緊死心。”最后的語氣還有些不耐。
      吾生眼內閃出一絲寒光,緊盯著康九。康九不禁往前挪了一小步,半個身子擋在英蘿前面,雖然這人對自己下了所謂的“戰書”,但心想他不會因為這個向自己出手吧。
      吾生又以同樣的冷漠看向了英蘿,不過保持不了一瞬,隨即一笑,道:“無妨,本王可屈尊做小。”
      英蘿一個扶額,無奈看了他一眼,知道辯不過他,便轉移了話題,問向昌焱:“夜叉雙麟甲已認你做了主人,你身子可有不適之處。”
      吾生知道她的用意,心中雖然悸動,卻也不能讓違了美人的心意。他轉頭看向昌焱,一代狼王卻像個跟屁蟲,“仙子問你呢!”
      本就要開口的昌焱被他一吼,話語卡在喉中差點岔氣,干咳幾聲過后說道:“我沒有不適,只是...它不會對我有傷害吧?還有,我怎么脫它下來啊。”
      “嗯...”英蘿似乎被他問住了,她垂眸作思索狀,緩緩脫口:“怎么脫不知道,但據說夜麒麟怕水...也許這會讓它顯現。”
      英蘿話語一落,吾生突然一掌打向昌焱,后者毫無防備直接被一掌打飛。
      其余二人一驚,正要出招去接,卻見昌焱被擊飛上天后,浮在空中,毫發無傷并上下輕晃。
      昌焱自己都驚著了,他看著自身的形態,卻不是糾結為何吾生打他,只問道:“怎...怎么辦?我怎么下去。”
      “用意念。”吾生冷聲道。
      昌焱聽他所言,便心中暗道:“帶我去...吾生身前。”他說完便咻的一聲又回到三人面前。
      吾生見狀滿意地點了點頭,道:“嗯,是真貨。”
      “啊?什么意思?”昌焱問。
      “夜叉為鬼,可飛空地行,迅捷如風。夜麒麟刀槍不入卻畏水,所以遇水失靈。前者乃特性,后者是弱點。本王方才,是想試探這盔甲的真偽,果然不假。”
      “那...畏水的話,敵人不是很輕易就能對付我?”昌焱有些慌,暗想這寶貝也不靠譜啊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港彩兑帅三肖中特